🌴

【KA】生病

Little Story:

这篇文产生的原因如图。


流水账。


他们都不属于我,但OOC绝对是我的锅。

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正文开始分割线—————




开门进来的时候,屋子里很安静,Arthit换了鞋子,把带来的东西放好,蹑手蹑脚地走进卧室,不出所料,屋子的主人还在睡觉。




Kongphop生病了。




Arthit轻悄悄地坐到床边,伸手探了探Kongphop的额头,还是烫的,呼吸声有点重,说明感冒没有好转。




怎么会病得这么厉害呢?




Arthit还记得昨晚睡前,他和Kongphop视频聊天时,Kongphop带着一口浓重的鼻音,可怜兮兮地念叨“要是能见到P'Arthit就好了,我一定会马上好起来的。”Arthit正想回他一句“又胡说八道”,屏幕对面的人就已经迷迷糊糊睡过去了。看着Kongphop的睡颜,Arthit不自觉地伸出手去碰了碰屏幕里Kongphop的脸,一时忘了Kongphop并不在他身边。




“要赶紧好起来啊,Kong……”










“Kong,Kong……”Arthit手覆在Kongphop胸前,隔着被子轻轻地拍着,“Kong,先起来吧。”




“嗯……嗯?P'Arthit?”声音沙哑语气含糊,Kongphop闭着眼应了一声,Arthit不确定自己有没有成功把他叫醒。




“Kong,先起来吃点东西,吃了药我们再睡,好吗?”Arthit又将手贴到Kongphop耳边,拇指一下一下轻抚着Kongphop脸颊。




Kongphop还在发烧。




Arthit眼底的焦虑又多了两分,虽然不忍心叫醒Kongphop,但他必须这样做。




下一秒,Kongphop蹭了蹭他的手,慢慢地睁开了眼睛。




可算是醒来了。




“P'Arthit?真的是你,你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


Arthit没有回答,站起来转身走出房间,半分钟后捧着一杯温开水回来了。Kongphop心领神会,撑起来靠在床头,接过Arthit手里的杯子喝了一口,准备放下杯子时发现Arthit还在盯着他,于是又把杯子举到唇边,慢慢地喝完了整杯水。




等Kongphop把水都喝完了,Arthit又把杯子拿过来,放到一边的柜子上。




“P'Arthit还没回答我,你怎么会在这里,不用上班吗?”Kongphop又问了一遍,声音总算没这么嘶哑了。




Arthit还是不回答,就着床沿坐下,笑着对上Kongphop的眼睛,完全不管Kongphop一脸的问号,双手撑在Kongphop身体两侧,慢慢地靠过去。






“P'Arthit你要干嘛?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越来越近。




“P'Arthit我还在生病,靠太近会传染你的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越来越近。






Kongphop觉得自己的体温又高了,他的P'Arthit一大早就出现在他的床边,出现在他的面前,现在Arthit的脸离他的脸距离不超过3cm,他能感觉到Arthit温热的鼻息扑在他的皮肤上,他甚至能在Arthit的眼睛里看到自己。要是他视线再往下一点,他还能看到Arthit藏在衬衫下诱^人的锁骨和白皙的肌肤。




这是梦吧?还是已经烧坏了脑子出现幻觉?但是眼前的一切都这么真实,不像梦境也不是幻觉,那真相只有一个——




Arthit被鬼上身了!






Arthit还在靠近,撑在Kongphop右边的手一点一点地探到他的身后。画面太过刺激导致的心跳加速对病人来说真的不是什么好事,Kongphop索性闭起眼睛,但脑海中Arthit的样子反而越发清晰。




虽然传染给Arthit不好,但难得他主动一次,没有拒绝的理由不是吗?




....


.....


......




“0062,你偷笑什么?还有,闭眼睛干嘛,不是让你起来了吗?”




Kongphop再次看到Arthit的时候,Arthit已经退开到正常距离,摇着手里的手机,一脸得意地说:“还记得要上班啊?知道现在几点吗?”




Kongphop拿回手机按了一下开机按钮,毫无反应,手机没电了。




Arthit抬起手让Kongphop看自己的手表,说:“现在是9:48,也就是说距离Kongphop先生你应该出现在公司的时间已经过去一小时四十八分钟了。Kongphop先生此时此刻才想起上班,怕是来不及了。”




Kongphop听完猛地掀开被子准备下床,Arthit连忙把他按住,说:“


嗷,你激动什么,把话听完。我已经帮你跟公司请假了,病人需要的不是工作,而是在家好好休息。”




“那P'Arthit呢?”




“病人都请假了,我当然也只能请啊,谁让我是病人家属呢……”




“P'Arthit你说什么?”




“……没什么,我说你赶紧起来吃早餐。”








早餐是Arthit拜托饭堂阿姨做的,虽然Arthit工作也后也偶尔会进一下厨房,但要给病人吃的食物,还是安全一点比较好。




于是一碗安全系数过高的清汤挂面成了Kongphop的早餐。就算Kongphop口味偏淡,但这种无油无盐的病号餐,用“不好吃”形容都算是含蓄的说法。本来就没什么胃口的Kongphop艰难地吃了几口,再也吃不下了。Arthit在帮Kongphop布置好早餐后就离开了房间,Kongphop边吃边听着外面翻箱倒柜的声音,开始担心自己病好后打扫屋子的任务会不会很艰巨。还好Arthit在Kongphop准备起来查看时回来了,带着Kongphop要吃的药和温开水。 




“P'Arthit吃早餐了吗?”Arthit从他醒来之后就在不停地走来走去,Kongphop不确定Arthit记不记得吃早餐。




“你这个病号还是多担心一下自己吧”,Arthit把碗往Kongphop跟前推了推,示意他多吃点,“我已经吃过了。”




在找不到你的时候。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Arthit到公司的时候还在给Kongphop打电话。Kongphop的电话关机了。整个和Not一起吃早餐的过程,Arthit都在盯着食堂入口,这个举动导致他完全不知道Not说了些什么,也完全不知道自己吃了些什么,但他成功知道了Kongphop没来。吃完早餐后,Arthit又打了一次电话,依然打不通。当他从自己的部门出发,假装不经意地绕了半个公司晃到生产部的门口时,已经超过上班时间两分钟了。




Kongphop还没回来。




Kongphop迟到了。




但Kongphop是不会迟到的。




一个生产部的同事走了出来,Arthit趁机问他:“请问一下你们部门的实习生在吗?”




“实习生?嗷,你说Kongphop啊,他今天好像还没来,你找他有什么事吗?”




“哦,没什么,我,我是来帮他请假的。”




Arthit也顾不上自己编的借口烂不烂就给Kongphop和自己请了假,然后急急忙忙地离开了公司,再然后又折回来,跑去饭堂求饭堂阿姨帮他做一碗面。




在等阿姨帮他打包的时候,Arthit又想起昨天下班他要去看Kongphop,却被Kongphop拒绝了。




“我没事的,P'Arthit下班就回去好好休息,我吃了药,睡一下就好了。”




骗子。




连上班都来不了,还说什么睡一下就好。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“可是我吃不下了。”Kongphop皱着眉头,试图把反胃的感觉压下去。长时间的坐姿导致晕眩感越来越明显,也无法畅通呼吸,缺氧的感觉让人没有一丝进食的欲^望。




“Kong,我知道面不好吃,但再吃一点吧,然后我们就吃药,好不好?”Arthit知道Kongphop现在不好受,但空腹吃药对胃伤害太大,他必须让Kongphop多吃一点。




Kongphop点了点头,眼圈泛红,不知道是因为难受还是Arthit难得外露的温柔,努力地又吃了几口,然后就真的再也吃不下了。




Arthit也不再勉强Kongphop,让Kongphop吃了药,帮他撤了桌子,又扶着他躺好,然后才端着碗筷去了厨房。




Kongphop躺在床上却不愿意睡觉,直到Arthit拿着湿毛巾再次回来。




Arthit把湿毛巾叠成合适的大小敷在Kongphop的额头上,清凉的感觉让Kongphop好受了些,Arthit又给他掖了掖被子,想着他要睡觉了,没想到Kongphop就是不愿意闭上眼睛。




“Kong,睡觉吧,不是还很不舒服吗?”




“看着P'Arthit我就舒服一点了。”




“胡说八道。”




“真的,P'Arthit就是我的药,什么都能治好的那种。”




“这么有用为什么昨天不让我来?”




“因为P'Arthit来了,会舍不得你走的,就像现在这样。”




Arthit不是没想到这层原因,只是Kongphop亲口说出来,又是另一种感觉。




Arthit把手轻覆在Kongphop眼睛上,手心被微颤的睫毛扫过,酥酥痒痒的感觉传到心里。Arthit笑了,“睡吧,我不会走的。”




“P'Arthit……”




“睡觉!”




“我……”




“不许聊天!”




“可是……”




“0062,闭嘴!”








药效过去已经是下午四点钟的事了,Kongphop慢慢转醒,有点睡太久的后遗症,浑身酸疼,但头晕头痛和感冒的症状好像是有所好转了。他眯着眼环视了一下房间,没有其他人在。还好额头上湿润的毛巾证明Kongphop的记忆都是真的。




“你醒了?”Arthit没让Kongphop自己一个人在房间太久。走过来拿掉Kongphop额头的毛巾,Arthit把体温计递给Kongphop让他含着,“先测一下体温吧。”




张嘴含住体温计的Kongphop乖巧得像个小孩子,Arthit心情大好地摸了摸他的头,惹来Kongphop的不满。




“#@$&@#%#%$&$#@”


【P'Arthit干嘛像摸小狗一样摸我?】




神奇的是居然还听懂了。




“因为你可爱啊,N'Kongphop。”




Kongphop捉过Arthit的手,在他手心处勾了一下,眯着眼睛盯着Arthit,虽然生着病,但眼神里透露出来的危险气息提醒Arthit,小狼狗可不是能随便逗的。




Arthit触电似的收回手,轻咳了两声,瞪了一眼Kongphop让他安分点。Kongphop眨了眨眼表示很无辜,Arthit在心里跟自己说了两遍别跟病人计较,把打人的冲动压下来。




时间差不多了,Arthit取下了体温计看结果,38.3度。上午他趁Kongphop睡着的时候就给Kongphop测过一次体温,当时是38.9度,这样看来吃药也没有太大作用了。Arthit想起刚刚他在网上查到的高烧不退的成因和后遗症,不由得一阵心慌。偏偏眼前这个的人还有精力跟他嬉皮笑脸,Arthit心里那股打人的冲动又升了起来。




为了避免殴打病人的情况出现,Arthit跟Kongphop说了声要去给他拿吃的就离开了,等Arthit又捧着食物进来的时候,Kongphop突然有一种Arthit是他妻子的感觉,虽然这位“妻子”现在正气势汹汹一脸严肃地督促他吃东西,但他一点都不介意。




“粥是P'Arthit做的吗?好好吃。”Kongphop总算是有了胃口,Arthit给他准备的这碗香糯软滑的白粥被他吃得快见底了。




“想得美,刚才出门去买的。”Arthit以前做实习生的时候也住在员工宿舍,附近的小食店老板都是他的老朋友了,见他特意来买一碗白粥,就算不是店里的菜色,也帮他做了。




Kongphop咬着勺子看了Arthit一会,点了点头,准备吃下一口的时候却不小心把粥洒出来了,还好没落在衣服上,Arthit连忙起来去厨房拿抹布,转过身来就发现Kongphop站在厨房门口等着他。




Kongphop的视线越过Arthit看进Arthit身后的厨房。也不是很乱,不过就是洗碗盆里多了个锅,灶台上有四五只碗,煤气炉上还有星星点点煮过东西的痕迹。最明显的还是空气里弥漫着的点点焦味,估计气味源还在锅里放着来不及清理。




“P'Arthit为什么不告诉我呢?P'Arthit把粥煮好了。”




“……我只是把粥煮糊了,”Arthit叹了口气,他真的不是煮个白粥都煮不好的人,“想着要给你换毛巾,忘了关火了,所以……所以你吃的那碗真的是买的,绝对可以放心食用。”




“但我更想吃P'Arthit做的。”




“那你可晚了,都被我吃完了。”




“那P'Arthit以后要再煮给我吃。”




“……嗯。”Kongphop的眼睛太亮了,Arthit拒绝不了。




“但到时候P'Arthit不能再受伤了。”Kongphop牵起Arthit没拿抹布的手,那只手上三个指头都贴着胶布,是Arthit心急徒手去揭锅盖的时候烫伤的。




Arthit想把手收回来,Kongphop不放,Arthit就无所谓地让他抓着。Kongphop满眼心疼地盯着自己的手指的画面太好笑了,但对方这么真挚,自己却笑出来好像不太礼貌,Arthit只好忍住,把抹布扔回灶台,空出手来轻轻地掐住Kongphop的脸。




“这就心疼了?那你呢?没经过我同意病得这么严重,知道我有多担心吗?”




“0062,Kongphop,赶紧好起来,执行。”




“好的,教头大人。”






当然赶紧好起来这种事不是靠念力就可以的。等Kongphop吃完东西有了些力气,Arthit就催着Kongphop出门去看医生。




好不容易双双站在门口,Arthit拿出钥匙来锁门,Kongphop则站在一边笑着看他。




Arthit被看的不好意思了,板着脸说,“Kongphop你病傻了?锁门有这么好笑吗?”




“嗷,我不是笑P'Arthit,我只是开心,P'Arthit锁门的样子就像你也住在这里一样。”




Arthit白了他一眼,摇摇头。




“你看吧,我把钥匙给P'Arthit是对的”,Kongphop靠了过去,“P'Arthit今天就是用它打开了我的房间,来到了我身边。”




“Kongphop!”Kongphop靠太近了,Arthit觉得自己被传染了,脸上烫得跟发烧一样。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Arthit对Kongphop的抵抗力?




不存在的。




之前Kongphop把房间钥匙给他的时候他还习惯性拒绝了一下。




“P'Arthit可以随时来我房间找我,我很欢迎。”




“并没有人想要随时来你房间。”




“是吗?但P'Not告诉我,公司内部的论坛上的留言可不是这么说。”




“……拿来!”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Arthit直到出电梯都不知道自己该生什么气,是要气Kongphop把他的人气抢走了呢,还是要气Kongphop把他的人气抢走了呢?




“Kongphop?嗷,Arthit你也在?”




这该死的人气。




Arthit双手合十打了招呼。




来人是Kongphop部门的同事,Arthit还不知道他的名字,但他今天帮Kongphop请假,估计整个生产部的人都知道他是谁了。




“P'Jam你好,已经下班了吗?”Kongphop打招呼的时候下意识拉开了和Arthit的距离。




“是啊,你怎么样?休息了一天好点了吗?”




“嗯,好一些了,但烧好像还没退,现在去医院看医生。”




“这就对了,赶紧去看医生,今天你不在我们都忙死了,而且我们部门那几个女生,心不在焉了一整天,都在担心你。”P'Jam拍了拍Kongphop的肩,目光饶有兴致地在他和Arthit身上来回。




Kongphop点了点头火速结束了这段寒暄。坐在出租车上,用余光偷瞄Arthit,但Arthit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。




Kongphop现在才意识到Arthit帮他向公司请假的严重性。估计从今天开始就会有关于他和Arthit的各种各样的故事在同事间流传了。




完了。




“P'Arthit……”




“嗯?”




“没什么,P'Arthit到了,下车吧。”










看医生的流程不就是那几样,挂号、排队,看诊,交钱,等拿药。Arthit陪Kongphop走了一趟流程,就算不是病人也觉得乏了。




Arthit和Kongphop在走廊的椅子上坐着等拿药,护士过来通知Kongphop可以先去吊针了,Kongphop没动。




“Kong,要去吊针了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“Kongphop,到你了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“Kong,Kongphop,0062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“Kongphop你该不会是,怕打针吧?”




“……P'Arthit都可以怕吃药,我不应该怕打针配合一下你吗?”




“嗷,那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”Arthit白眼都要翻上天花板了,“赶紧去,不用你配合。”




Kongphop不情不愿地进了注射室,Arthit以“这么大的人了不需要陪”为由拒绝跟进去。但Kongphop闭着眼别过头等待针管刺破皮肤的剧痛发生时,他感到有人走到他身边,悄悄地勾着他的小指头。如期而至的针扎还是很痛,但忍耐的过程好像没这么难受了。






打吊针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缓慢,Kongphop已经受不了在打瞌睡了,Arthit把Kongphop的头扶好靠在椅背上,走出去给他装水喝,往回走的时候被护士拦着了。




“先生你好,这是Kongphop先生的药,请你收好。然后我现在需要跟你解释服药方法、注意事项和可能产生的不良反应,请问一下,你和病人什么关系?我跟你说可以吗?”






我跟病人什么关系?




Arthit脑海中突然浮现起Kongphop遇到同事时悄悄移开的动作。




他和Kongphop,是学弟学长,是前辈后辈,是同事朋友。




这么多的关系,还有一层是他要求Kongphop隐瞒的,是情侣恋人。




Kongphop答应他的事情总会做到,Kongphop是个说到做到的人。Arthit知道Kongphop要来公司实习的时候,他第一反应就是叮嘱Kongphop不能让公司同事知道他们的关系。他刻意忽视Kongphop脸上的失落,安慰Kongphop也安慰自己,这是为了他们好。




但真的好吗?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昨天当他在公司电梯里看着Kongphop被他部门的同事扶进来的时候,他甚至忘了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紧着赶过来。




“这位实习生怎么了?”Arthit看着扶在Kongphop腰上的手,Kongphop在怯生生地看着他。




“哦,没什么,他发烧了,我先送他去医疗室休息。”Kongphop想要站开一些,同事跟着过去,体贴地有些过分。




“是吗?”Arthit伸手探了探Kongphop的额头,完全不管这个不是陌生人应有的行为,“嗯……体温真的很高。”








“叮——”




“我们到了,先走了。”




“哦,好。小心。”Arthit按着开门键目送Kongphop离开,Kongphop转过头来看的时候,Arthit用力地按住了关门键,隔断了Kongphop的视线。




不想要看到你。




不想要看到生病的你。




不想要看到生病却被其他人照顾着的你。




如果更在意的是你而不是设想里的那些流言蜚语,现在我就可以站在你身边,而不是像一个陌生人一样,等着你离开……




Arthit靠在电梯壁上,看着显示屏里不断上升数字,他能做只是回到自己的位子上,继续完成工作,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“先生,先生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“先生,我跟你说可以吗?”




“可以,跟我说吧,我是他的,男朋友。”






Arthit拿着药和水回来,吊瓶的药水才消了一半,靠着椅子睡觉并不舒服,Kongphop没办法睡,只好打起精神来,看着电视里无聊的节目打发时间。




Arthit把水递给Kongphop,坐到他身边帮他轻轻地按摩有点发僵的手。




“P'Arthit好像心情很好,是刚刚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吗?”Kongphop好奇地问。




“没什么,喝你的水。”Arthit低着头专注按摩。他才不要告诉Kongphop刚刚发生了什么,小狼狗一定会趁机得寸进尺的。




一定会的,就像现在,完全不顾血有可能会倒流,也不管针口隐隐作疼,仗着Arthit怕弄疼他不敢挣扎,抓过Arthit的手,十指紧扣地压在自己的手下。




生病的小狼狗也还是小狼狗。














回到家,Arthit把剩下的粥热了让Kongphop吃掉,又让他吃了药,还忍着小狼狗的语言调戏帮他拭擦了一下身体。最后让Kongphop躺到床上的时候,Arthit还红着脸思考着把Kongphop毒哑的可行性。




算了算了,下毒犯法。




Kongphop的体温终于正常了,感冒的症状也轻了不少,总算是没白忙。Arthit累了一天,洗完澡躺在Kongphop身边的时候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睡死过去了。




“P'Arthit不回去吗?”Arthit以为Kongphop已经睡着了,没想到他还醒着,小心翼翼地问他问题。




Arthit转过去,看着Kongphop隐在黑暗中的轮廓。




“不回去,我不走。”




“可是万一传染给P'Arthit怎么办?”




“我都呆在这一天了,现在才担心这个问题会不会晚了点?”




“……对不起,P'Arthit。”




“Kong”,Arthit靠过去挨着Kongphop的肩,闭上眼,“我听说过一个可以让感冒发烧好得特别快的方法。”




Kongphop稍稍侧过身体,离Arthit远了些。




“那就是找一个人,把病传染给他,你就能马上好起来了”,Arthit又靠了过来,接着说,“所以,Kongphop,传染给我吧,这样你就能马上好起来了。”




“我生病了,就换你来照顾我……”


Arthit嘟嘟囔囔地说了,睡着了。




Kongphop转过去,在Arthit的额头落下一个吻。




“我会一直照顾你的,无论什么时候。”












-完-





射手座liaojinhan:

捏也没有肉你哥腰上全是肌肉啊~😂😂😂